春品茶,秋赏月,夏摇芭蕉冬卧雪。红尘不过乱心事,但凭一卷忘身外……

书海夜航之六十四 盛世

盛世

    英国历史学者汤因比曾经说过:“宋朝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朝代,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生活在中国的宋朝。”

    宋朝究竟有什么东西,让这个千年之后的世界级史学界大咖,身不能至而心向往之?要知道汤因比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是史学界的泰山北斗级人物,而大英帝国尽管已经风光不再无两,也还是世界级的强大国家。

    我们现在的人都知道名卷《清明上河图》就是描述宋朝都城人烟凑集、市面繁荣的景象的,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让大英帝国的最优秀的子民如此神往不已。因此,大宋王朝巅峰之...

小酌

    由不会喝酒的我来写喝酒,多少有点违和的感觉,奇怪得很。

    但也许正是因为我缺乏酒量,到更加能品出酒的真味。再说了,喝酒如果只是为了一醉,也无趣得很,因为很多时候,喝酒只是因为心情不是嘛。

    酒这个东西,全世界都有,连土著人都懂得用野果和粮食酿酒。也许只有最早矇昧的野蛮人偶然地发现了发酵酿酒之术后的欣喜若狂,才是酒的真滋味吧?所以,既然酒全世界都有,没有人能说出酒到底有多少种类,那么不能免俗,说起喝酒,自然就会比较不同酒的滋味。...


书海夜航之六十三 孤独的午夜飞行

孤独的午夜飞行


    记得很久很久之前(之所以再三强调很久之前,是因为对我的人生来说已经是差不多前四分之一的事情了),我读过一本叫《夜航》的小说。这部小说给我的印象是不清晰的、模糊的,但我当时为了主人公、那个在午夜孤独地航行在一条新开辟的飞行航线上的飞行员法比奥,感到了一丝敬佩。任何抗拒未知的命运,和已知的困难的汉子,都是值得尊敬的。法比奥是,海明威笔下和大海独自搏斗的老人也是。

    从那以后,很多很多年过去了,随同对《夜航》和主人公法比奥的记忆一同逝去的,还有我们终不可回去的青春年华。残存的记忆中,...

书海夜航之三 朦胧年代的朦胧诗情

书海夜航之三 朦胧年代的朦胧诗情

朦胧年代的朦胧诗情

八十年代后期,直到八九年止,是一个诗意的年代。

文化开禁之初,被封闭了二十载的中国,成了世界上各种思潮也学派激荡碰撞的场所,这样的情形在近代世界历史上并不多见。

饥渴了整整两代人的中国,像一块巨大的海面,贪婪到无止境地吸取着外来的知识和观点,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一点也不夸张地说,那个年代,除了在技术上没有今天的发达之外,文化绿洲遍地都是,大学里每晚都有很多的讲座、研讨会,至于各种主题沙龙更是比比皆是,都到了让我们这些当时的年轻人选不胜选的程度。

除了知识、文化和观点的碰撞之外,那个年代对诗意的追求也是中国近代史上所没有的...

博客心情荟萃

博客心情荟萃

    一、……………………。

     二、虽千万人,吾往矣。

     三、一簇花影云拖地,半夜书声飞上天。

     四、河之无岸,与舟之不羁,也是辩证法呢:同在天涯。

     五、在连天的衰草里,寻找盛开的鲜花。

     六、今夜心绪,就像那古老的拱桥下的一丝涟漪,在夜的...

书海夜航之六十一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咋一看题目,以为是些一个关于那部同名小说或者电影的读后感或观后感,其实之间的差异不可以道里计。

    我是想写写一个男人对张爱玲的看法。

    一直以来,我并没有读过多少言情小说:青春期大家风靡琼瑶阿姨的时候,我却在背诵《古文观止》这样的老古董。没读过多少,并不代表没有读过,夜晚也曾偷偷挑灯夜读过那么一部两部的,比如说琼瑶阿姨的《几度夕阳红》。当时也读三国,但却还没有涉猎广泛到读过《升庵长短集》,不知道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不是琼瑶阿姨的原创,而是杨慎的版权,白

书海夜航之六十 《罗生门》:我们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可以坦然说出来,有的却只能 默默地放在心底里,不可言说。更多的,恐怕是准备跟着自己一起去跟上帝谈谈了。

    虽说事无不可对人言,但大多数时候话不投机半句多。

    《菜根谭》里说人年纪越大,机械越深,不是虚言。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积累,我们除了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精神和物质财富的同时,我们也收获了一个副产品。

    那就是恐惧,以及因为恐惧而产生的戒备及提防。

 

无题

    从自我放纵的慵懒,变得计较和尖刻,变得无所谓,我究竟走过了怎样的心路?

    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

    从不转载文字的我,也会开始偶尔收集一点身边的小浪花了。

    但心里从来就没有快乐过……。

断片和残简

(壹)关于佛和佛前香火
    现在信一种宗教很时髦。
    外来的基督教固然越来越时髦,但乡里乡亲的佛教,好像更容易获得大家的青睐,寺庙里香火日盛。
    跪倒在佛像面前的,不仅仅是贩夫走卒,也有衮衮诸公文人学者,无一不虔诚礼敬。有幸于一大寺方丈的精舍中偶遇一学人,细谈之下却十分失望:此公学问大家,说起佛学来历、流派、义理,滔滔不绝;然一究根本,说起佛学最深层的本源,则语焉不详吞吞吐吐。
    如此大家,尚且了了,那些在佛像前磕头如捣蒜...

春梦(一)

    朦胧里,忽然感觉自己被接近,彷佛自己就是在一个夜雾弥漫的丛林里迷路的人,沉浸在无奈的恐惧中无法清醒过来。这种被窥伺被接近的感觉,充满了危险感,手心和后背已经有冷汗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恐惧,但就是叫不出来,彷佛心底的尖叫被扼杀在了喉咙深处。只是身体在不停痉挛、抽搐,挣扎愈来愈激烈,渐至于疯狂。

    就在这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我不敢回头,全身僵硬地等待着,等待着这未知的极度恐惧。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随着一声模糊的叹息声,感觉一只手温柔地触摸到了我僵硬的背部,继而感到自己被一种善意的拥抱所包围。那一...

午夜飞行

    午夜飞行,真的只是一款香水的名字么?
    拖着拉杆箱疲惫地奔波于各大空港的日子,倏忽间仿佛隔世,连那张脸也已经模糊……。
    有多少个夜晚,独自坐在灯光昏黄的机舱里,身边满满的都是陌生人。除了看书之外,只能呆呆望着弦窗外孤独的月亮怅然若失。
    那还必须得是有月亮的夜晚。
    那个时候的我,年青而充满了渴望,渴望被世界接受和认可,渴望摆脱少女时代的窘困,渴望爱,我渴望被爱。可是九年...

扬州忆旧

         扬州忆旧                                         ...

心灵碎片

    半夜里睡不着,只好打开床头灯看看书,望着天花板胡思乱想。幻觉里手里的书幻化成了一个时光机,自己以前一些模糊的零星思绪变成了在脑海里清晰的句子或者想法。
 记录下来,就成了以下的文字:凌乱而不成体系,但自己觉得真实到了极点,仿佛一个赤裸的婴儿一般纯真。于是敝帚自珍,记了下来,题为心灵碎片。
                     一,...

初春

    旅游群号召到皖西铁冲镇的望春谷赏花,网上搜索了一下,感觉还不错,就一直想参加。但因为工作的原因,直到出发前晚上,才因为有人退出替补上阵,结果早上还因为太过乐观叫不到车而差点迟到。
    车行不到三个小时,到达了向往了好些天的望春谷,禁不住失望到几乎不想进去:一条崎岖不平的砂砾路,尘土飞扬,让人喘不过气来,所见的所谓万亩野生玉兰花,都在远处山上的隐约中。野生嘛,相信是的;万亩呢,也绝对有,花海就算不上了。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以及尊重自然造化的原则,我带了口罩徒步进谷。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带起...

书海夜航之五十九 东坡肉及其它

    对一些年代相隔遥远的古人,在我们心目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总是能得到我们极大的尊敬。这些古人被尊敬的原因,大多数都是因为文学地位或者其它的学术地位。反观中国的文化历史,这样的被尊重的人物百分之九十是文人,极少自然科学家,原因我是不晓得的,大概是始皇帝焚书坑儒打击了太多的原始状态的自然科学家(包括他们的学说),因此而扼杀了对自然世界的探索?按理说也不应该,但事实上从汉朝独尊儒术开始,咱们的老祖先投身于自然科学研究的动力显然严重不足,鲜有举世瞩目的科学成果。

    我这样说大致上要被爱国人士责骂的:我们不是有...

书海夜航之五十九 欧亨利,欧亨利……

    去北京的高铁上,实在是无聊至极,好在带了一本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集,总算不至于太过难过。今出发是预料到孤独一人的旅途会比较难熬,对着书橱选书的时候,在松本清张的《砂器》和毛姆的《刀锋》之间犹豫,终究不可能把毛姆的书当做消遣,短篇小说来得轻松点,于是一概放弃,反而选了《欧亨利短篇小说选》。

    无人可说话的旅途,一如预料的一般寂寞,好在带了BOSE的QC35主动降噪耳机,到可以一心不二用,渐渐沉浸进欧亨利的小说里去。

    说起来,欧亨利的小说早就读过。年青时还为...

我的新电脑

        笔记本坏了,对我这个经常对着计算机自言自语的家伙来说,这段时间很是无聊。

        今天出门办事,突遇大雨,正好经过苏宁易购门口,想起前日在苏宁网站上搜寻笔记本的价格,iMac的售价要比实体苹果店便宜差不多一千大洋,进去看看顺便躲雨,仔细了解了一番,刷卡提机走人。

        车停在了三个街区之外的停车场,雨太大了懒得回去拿,反...

却道天凉好个秋

    江淮之间这地界,本来就没什么春秋天。在今年漫长而酷热的夏季刚过去,气温就不停陡降,已经是厚毛衣的时光了。可是,今年夏天持续那么久的异乎寻常的酷热,彷佛还沾染在皮肤上,似乎不曾离去,因而搞得人总有一种时光的错觉。直接的结果是,因为增减衣服不够及时,很多人都感冒了。

    院子里有一株加拿大枫,早早地久满枝的红叶,火焰一般的耀眼。路边的景观树是法国梧桐,虽然春天的时候飘落的茸毛让人不停打喷嚏,很是讨厌,但深秋的时节,遍地金黄色的落叶,秋景的本来,终归少不得它。...


春梦(四)

    一下午无话。

    晚上临睡前,我习惯翻翻书催眠,一直以来的睡眠不好一直困扰着我。看不进去,就开始任由自己的思想漫游,渐渐迷糊。就在即将入睡之前,我忽然灵光一闪,也许我昨天凌晨的那个匪夷所思的梦,并没有恐惧什么,而是因为失去了方向而焦躁。

    睡不下去了,干脆坐起来拥被想想到底是怎么了?我发现近两年来我最大的问题不是孤单也不是什么别的外在的东西:因为我的生活方式一直如此,也没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承认这两年来我越来越懒,甚至懒于和人交往,工作上的人和事除...

春梦(三)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绝对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天气是很冷了,但不晓得是我体气壮还是小伙子们单薄?办公室的暖气一向开得太热,让人感觉到干燥和不舒服。

    今天我要完成给北京技术审评中心的文件,因此坐下来打开一点我背后的窗,就开始埋头工作,很快就沉浸进去了。昨天的黑甜一觉,已经让我彻底放松下来,甚至忘记了那个不期而遇的古怪春梦。

    当一堆文件下打成静音的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的时候,我有点迷茫地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手机里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许久没有交集的...

春梦(二)

    人在遇到古怪的事情,自然的反应就是问自己两个问题:我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在迷茫中,我回答房间里想冷静地思考一下问题,但可能是因为凌晨到现在高度的精神紧张,以及温泉的影响,睡眠一向不好的我,头一挨着枕头就掉进了黑甜乡,一下子就昏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阳光正好照射到枕头上,一时间我莫辨东西:我这是在哪里?都什么时候了?摸出枕头下的手表看了看,恍然不真实的感觉充斥着全身: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这一觉,我整整睡了六个小时,没有吃午饭但没有一点饥饿的...

书海夜航之五十八 那个遥远的书店

    买这本《岛上书店》,纯属偶然。

    因为我经常商务旅行,有各种机会在机场长时间逗留,这些机会的真正原因恐怕总是说抱歉的航空公司也未必真的相信:天气原因、流量控制、飞机故障………。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即使我们再怎样遵守时间,及时赶到机场,也经常会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在机场逗留很久。等待的时间是十分难熬的,总要寻早点什么打发。我看到有人大张着嘴在打鼾,也看到跟孩子做游戏来阻止他们到处尖叫着狂奔的冲动,至于四人围坐地上玩扑克的,那就是司空见惯了。

    我出门总...

婚姻到底有多难?

    婚姻究竟能有多艰难?这个问题蛮难回答的。

    贫贱夫妻百事哀,现在的社会生存压力挺大,以至于有的夫妻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存质量,连孩子都不敢生。现实是最能让高傲的头颅低垂下来的,我们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对生活的妥协,因为我们都在不断地妥协着。

    婚姻难不难,其实这是两个问题,或者说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婚姻分原配和再婚两种,而这两种不同的婚姻...

关于享受

    我们这群人很奇怪的,也许是生于当世,物质丰富得让我们不知道把自己怎么办了,所以大多数都很作,我也不例外。这也许就是古人说的乍富不知新受用吧?不过总的说起来,总归好过乍贫难改旧家风要好一些。

    这新受用里的受用,也就是我们大白话里的说的享受是同一个意思。

    究竟什么才是享受?

    这个很难定义。大致上,应该就是我们的感官作用于一些外在的物和事,并因为得到的反馈而引起的精神上的愉悦吧?说得绕口,不外乎就是看到了...

三秋桂子又飘香

    手里拿着一摞不知所谓的文件走出大楼,无精打采地向后面走去。我要去办点事,必须要穿过整个大院。

    天有点阴沉,空气里满是水汽,看上去这场雨不小,只是不晓得什么时候会下下来罢了。

    经过一座小桥,忍不住脚下慢了一点:一上午的奋笔疾书实在是疲劳,自己的身子现在的状况自己心里有数,能悠一会是一会就好,事情做不完,总归会有人去做的。桥下的菖蒲已经开始有了枯萎的迹象,菱角的叶子紫紫的,倒不晓得叶子下面有没有结菱角?...


多的是,你所不知道的事……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你所不知道的事。

    你以为自己在父母的心中重如泰山,其实不是,你的父母更在乎的是你的子女。

    你以为亲情可以战胜一切,其实不是,很多时候亲情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你以为爱是无私的、无条件的,这无厘头的想法除了证明自己的严重不成熟之外,似乎什么也说明不了。

    你以为你的工作是有益的,对世界有所贡献。想多了!那不过是自己一个养活自己的手段而已。...

气节及其它

    虚伪应该说是人类共同的本质,原因当然很复杂。但是据我看来,就虚伪的程度和范围来说,国人的虚伪的历史源远流长,且程度最深,就是说应该算最虚伪的一群了。

    这么说,很容易被民族主义热情空前高涨的喷子们一顿狂喷,但是不要急,听我慢慢道来。

    这民族群体,实际上也跟一个人差不多。群体意识不过是个体意识的统计学总和。所以就像一个人呱呱落地到寿终正寝,一生的经历充满了偶然性,不是吗?讨论起文化问题,我们总不由自主地说起外国如何如何,包括一些可能压根就没去过外国的人...

书海夜航之五十七 欧亨利,欧亨利……

    在去北京的高铁上,实在是无聊至极,好在带了一本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集,总算不至于太过难过。今出发是预料到孤独一人的旅途会比较难熬,对着书橱选书的时候,在松本清张的《砂器》和毛姆的《刀锋》之间犹豫,终究不可能把毛姆的书当做消遣,短篇小说来得轻松点,勿是一概放弃,反而选了《欧亨利短篇小说选》。 

    无人可说话的旅途,一如预料的一般寂寞,好在带了BOSE的QC35主动降噪耳机,到可以一心不二用,渐渐沉浸进欧亨利的小说里去。

    说起来,欧亨利的小说早就读...

1 / 14

© 细听秋雨落叶 | Powered by LOFTER